欢迎访问大余县纪检监察网!
首页>大余县纪检监察网>学习之窗

王阳明(1472年-1529年)是明代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和军事家,也是一位在传统社会享有极高声誉的圣人,其创立的“阳明心学”不仅提出了“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等重要心学命题,还提出了“良知抑欲”“礼主刑辅”等具有独到见解的廉政思想。“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积极借鉴我国历史上优秀廉政文化,不断提高党的领导水平和执政水平、提高拒腐防变和抵御风险能力。深入挖掘、阐释阳明文化中的廉政价值内蕴,不仅有利于我们了解本土传统廉政文化资源,还有助于推进廉洁文化建设。同时,作为成就王阳明学术与事功最重要的赣鄱大地,阳明文化也是江西的宝贵的廉政文化资源,合理化运用其廉政价值内核,也将为当下推进我省勤廉建设提供宝贵的思想资源和精神支撑。

一、阳明文化中的廉政思想内涵

阳明文化中的廉政思想主要体现在王阳明主政江西赣州、福建漳州等地平定动乱、推行教化、著书立说期间所著的文录、诗赋等奏疏和诗文作品中,其廉政思想的出发点是基于勤政爱民、执法明善,核心内容是把人视为道德主体,认为人人先天具有“廉”的良知,但要发扬良知则需要以人的“良知”引导,用“知行合一”引领,通过破解“心中贼”,不断从“知善知恶”“为善去恶”去实践和磨炼,逐渐到自觉践行清正廉洁。总体而言,笔者认为其廉政思想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具体内容。

(一)勤政亲民,坚持以人为本

王阳明的一生心系百姓、匡扶社稷,其为官治政最重要的一方面就在于任职期间关注民生、体恤民情、顺应民意,并提出“政在亲民”,认为治政在于亲民。王阳明在《计处地方疏》中提出,“臣惟财者民之心也;财散则民聚。民者邦之本也;本固则邦宁”。例如,在担任庐陵知县期间,王阳明大力鼓励农事,主动采取兴建桥梁等、开辟梯田等举措发展民生,处处以民众的长远利益作为施政的出发点;在巡抚南赣期间,面对宁王叛乱后民生凋敝的状况,王阳明先后向朝廷上疏《议南赣商税疏》《疏通盐法疏》等,请求以增加商税、盐税等税源解决军饷的方式,减轻民众经济负担,受到百姓的热烈拥护和支持。同时,王阳明在治理地方时还注重“体恤民情”,面对水旱灾害、繁重赋税等,除上疏朝廷减免税赋外,还提出将抄没的叛党房屋田地“遵照诏书内事理,给还本主管业”,要求各府州县“没官房屋暂改,不费于官,不劳于民”,等民力恢复后再对府衙进行改创,充分体现了其“民为邦本”、以人为本的治政理念。

(二)赏罚分明,矫正社会风气

“严”是王阳明治吏治军的鲜明特征。王阳明所在时期,明朝官场吏治腐败,且奖廉惩贪制度不健全,导致官员请客送礼、收受钱财等不良风气泛滥,如“有上下接应之费,出入供送之繁,穷窘困迫,计出无聊。”王阳明认为,吏治败坏的根本原因在于“盖以赏罚之典虽备,然罚典止行于参提之后,而不行于临阵封敌之时”,并提出在惩戒机制上健全惩恶扬善、奖廉惩贪制度,主张采取“赏罚分明”的策略,对廉洁自律的官员加以奖励,发挥垂范导向的积极作用;对贪赃枉法、玩忽职守等“贪残畏缩误事者”则严格按照官品级别予以惩治,以“零容忍”让官吏“不能贪”,以矫正社会上“笑贫不笑贪”等不良风气。例如,对宁王朱宸濠叛乱中的附逆官员,王阳明在给朝廷的《恤重刑以实伍疏》中,建议区分附逆官员罪情的轻重分别予以“斩立决”“处以军法”“罢黜充军”等不同处罚;对江西按察佥事李素、南昌府保昌县丞杜洞等为官清廉、“操持清白”者,则均给予表彰奖励,并立碑告示乡里,不断树立清廉榜样,培育廉洁的社会风尚。

(三)明德知善,唤醒为政良知

在为官治政的实践中,王阳明始终认为为官理政者的道德境界至关重要。外部的制度约束和赏罚引导只是廉政建设之“术”,而提高官员内在的道德修养和自律意识才是正本清源之“道”,即“省察克治,存养本心良知。”王阳明提出每个人心中都有“良知”和“善”,为官之道有了“良知”的道德底线,自然就不会腐败。例如,王阳明在《策五道》中提出,“今之所薄者,忠信也,必从而重之;所贱者,廉洁也,必从而贵之。”简而言之,就是以良知指导自己的行动,用自身行动彰显内心良知,在“尽心”“尽性”中追求廉洁自律。不论是为官治政还是治学修身,王阳明始终都是在强化自身修养,践行“忠信廉洁”。同时,王阳明还主张加强民众教化,教育引导官员百姓要秉持“诚心”,以“廉”的良知为约束和准绳,积极遏制贪念和个人私欲,不断引导官员自觉培育廉洁意识。

二、阳明廉政思想对当下勤廉建设的启示

阳明文化中的廉政思想作为优秀传统廉政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弘扬阳明文化、培育廉洁理念,对于当前加强新时代廉洁文化建设,引导广大党员干部坚定理想信念,增强拒腐防变能力,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和启示价值。具体来说,有以下几点启示。

(一)净化政治生态,从严治吏用人

明朝中后期,朝政荒废、吏治败坏,政治生态的恶化混沌导致官员贪欲滋长、腐化横行。在整饬吏治上,王阳明主张从严治吏,对贪污腐化现象“零容忍”;在选人用人方面,王阳明强调选才须以德为先,指出要“用人之仁,去其贪;用人之智,去其诈;用人之勇,去其怒。”严格按照选人用人的标准蓄才以备急用,不用“庸劣陋下”之才;在监督管理方面,王阳明主张领导干部应当“身率之教”带头示范引领,加强对下属的监督和管理,并鼓励百姓对其监督。王阳明所实施的从严治吏、严格选人用人、强化监督管理等净化政治环境的廉政举措,对于当前全面从严治党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当前,我们也要大力整治吏治腐败,要以“零容忍”的态度治腐,坚持“严”的主基调不动摇,加大对腐败的惩治力度,做到执纪必严、违纪必究,确保对腐败行为形成威慑力;在选人用人上,应更加注重干部的政治纪律和道德品行,选拔政治过硬、德才兼备、作风正派的优秀干部,让敢于担当、真抓实干的干部得到重用,坚决杜绝带病提拔、跑官要官等恶劣行为;在干部的监督管理上,要建立健全干部考核评价机制,通过综合考核,对清正廉洁、务实为民的党员干部及时给予奖励,树立鲜明的用人导向。

(二)倡导知行合一,提高制度执行力

明朝自朱元璋以来,先后制定了《大明律》《御制大诰》《大诰武臣》等严刑峻法,用以遏制官场的歪风邪气,可以说是制度健全、法网严密。但明中期后,由于皇帝昏庸、朝政失衡等因素,出现制度失灵、廉政机制瘫痪的状况,其主要原因在于相关人知行脱节,造成不想落实、不愿落实、不会落实,影响廉政机制的长效运行。王阳明在其治军治政的实践中,坚持用“心”主导制度的贯彻落实,追求“知行合一”,从而使制度发挥了巨大作用。

制度的生命力在于执行。推进我省勤廉建设,尤其需要狠抓制度执行、注重落实,不断提高制度执行力。领导干部要强化制度意识、发挥表率作用,带头执行制度。同时,要建立健全制度落实的监督、问责与惩戒机制,坚决杜绝搞变通、打折扣,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现象。

(三)注重教育引导,培育廉洁新风尚

阳明文化继承并发扬了儒家政以德立的传统,认为良知原本就是存在于每个人内心的光明精神力量,之所以难以做到廉洁自律的原因在于人有私欲,对此需要加强廉耻教育,教育引导民众以“廉”的良知为约束,对有腐败念头和想法的人及时提醒,遏制贪念和个人私欲。

新时代推进我省勤廉建设,必须坚持把教育作为廉政建设的基础,引导党员干部多思“贪欲害”、常破“心中贼”,培养廉洁自律道德操守。要加强道德教育,在党员干部中经常性开展党章党规党纪、廉政法律法规和廉政道德教育,使广大党员干部牢固树立廉政思想,积极营造廉洁自律氛围,筑牢拒腐防变防线,使广大群众增强廉政意识,自觉监督干部。同时,还要树立廉政道德榜样,发挥道德标杆作用,不断凝聚社会正能量,在全社会形成崇廉拒腐的良好社会风尚。

三、结语

虽然阳明文化中的廉政思想存在崇尚圣人之治、德主刑辅等时代局限性,但王阳明廉政思想中“致良知”“正心诚意”“亲民”等以自律内省为主导,并通过追求“知行合一”实现廉洁自律、勤政爱民的道德修养工夫和实践路径,对于新时代加强廉洁文化建设和推进我省勤廉建设仍具有积极借鉴意义。